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ar小說網 > 仙俠 > 夜遊神 > 卷一 第十五章 酆都夜遊

夜遊神 卷一 第十五章 酆都夜遊

作者:平等雲霧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7-07 17:49:22

胖和尚的話語像那一道道驚雷落在張熬夜心間。

張熬夜輕聲道:“鏢隊的人馬都不見了,徐鏢頭跟那搖燈教的打更人也一起消失了,我們現在該怎麼做?”

“搖燈教拉你們進眠王大夢必定是有所圖謀,雖然小僧還不知道這群瘋子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太歲的夢境裡和現實看著或許相似,但根據師父和師兄們的說法,那一隅天地本就建立在天外那存在無邊無際的混沌之中,舍悟離迷活與真實世界應該是天差地彆,張小施主你現在知道自己是在眠王大夢裡了,那隻要你留心去看,什麼都是假的了,搖燈教編織的幻象應該就很難再真起來。”

張熬夜深吸一口氣,握著黑纓槍,將腦海裡那亂七八糟的想法和念頭全部拋卻,然後定下心來看著四週一切。

慢慢的,在他視野裡,夜色裡一片死寂的村子開始慢慢扭曲退散,彷彿水墨浸染畫紙,一副嶄新的景象慢慢將張熬夜周遭一切暈染替代。

無數燈火通明的樓宇浮現,接著是熱鬨的集市街道瀰漫開來,路上浮現無數人影,接著在張熬夜的視線裡慢慢濃稠最後呈出實質,充滿了生氣,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有沿街吆喝的商販,有攜家帶口的尋常人家,有搖著摺扇在橋頭觀景的士子書生,遠處燈火闌珊的二樓繡窗有豔波盪漾的女子向街上來往的人們一臉嫵媚地招手。

好一副人間煙火的景色。

一身樸素布衫的持槍少年轉過頭,對著院子裡唐魏子幾人笑道:“見過這場麵冇?來跟著我逛夜市了。”

院中兩個少年一個少女看著院外那燈火通明的繁榮景色一臉震驚,唐魏子忍不住拍了自己一巴掌,疼得齜牙咧嘴,隨後驚恐道:“熬夜的,你這耍了什麼神通?這他孃的一眨眼怎麼變出座北海燕京城來了?”

徐應怯生生道:“這是燕京嗎?”

唐魏子怒道:“北海境內數一數二的大城那不就北海國都燕京了?這景象你這鄉下小子見過嗎你?不過小爺我倒也是冇去過……嘿,我說你彆問我啊?你要問你去問變戲法的那位。”

孫甘露臉上的震撼已經褪去,少女很快恢複了冷靜,將長劍收在背上,走到院外站在張熬夜身邊,看著周圍這一片車水馬龍人流不息的繁華景象沉默不語。唐魏子扶著徐應,跟著走了出來,這缺心眼的少年郎似乎早已忘記今夜發生的一切,一雙眼睛瞪得大極了,盯著眼前那無數燈火闌珊的樓台玉宇和川流人潮,恨不得把眼前所見此景拓印在腦海裡。最後視線慢慢落在那紅袖揮舞的二樓,對著那笑盈盈的豐腴女子,雙眼瞪大如銅鈴,連張熬夜在身邊冷著臉推了自己幾下都未察覺,竟是已然看癡了。

張熬夜盯著遠處城中那一群恢宏的建築微微出聲,似乎自語一般,實則問向身處現實中的胖和尚竹鶴:“這些是真的麼?”

胖和尚的心聲在心間響起,“自然是假的,既是大夢一場,那除了小施主之外,統統是假,切勿迷離,一定要記住不管你們見到什麼,發生什麼,皆為虛妄。”

唐魏子拍了拍張熬夜肩膀,“熬夜的,這到底是咋回事?”

張熬夜看著臉上寫滿驚奇、震撼夾雜著迷惑不解的幾人,醞釀了一下話語,隨後將胖和尚先前所說與幾人一一道來,隻略去了關於少女孫甘露那部分。這幾個在豢坑裡被老乞兒當作元寶活下來的年輕人心性和意誌遠非常人可比,看著車水馬龍很快就冷靜下來。

順著人潮,幾人在熱鬨的夜晚街頭漫無目的地走著,身後那座突兀的祠堂消失在了喧嘩和熱鬨聲中,路過一間街角的酒水鋪子,幾人要了一桌坐下,張熬夜問來店小二,詢問這裡是哪朝哪國哪座大城,店小二剛想對著這幾位把窮酸掛臉上的小年輕罵幾句惡毒的臟話,接著便到說話那少年不慌不忙地沖懷中掏出一粒金粒子,店小二眼睛和邊上唐魏子一樣瞪圓了,馬上堆砌一臉熱情真摯的笑容說道:“這位少爺,何必調戲小人,這、這自古以來天下間不就隻有歲眠朝嗎,普天之下都是眠王老爺的江山,這裡便是歲眠國的京城酆都啊!”

少年點點頭,將金粒子遞給店小二,接著點了幾道小菜,想了想,又學著徐鏢頭的樣子要了兩壺酒。

唐魏子直勾勾盯著張熬夜,又是疑惑又是惱怒,道:“你丫哪兒來的金粒子?”

張熬夜看著這愣子隻覺得好笑,“我們現在既然在那太歲夢裡頭,你跟著做夢不就好了。夢裡你要什麼冇有?”說完隨手又從懷裡掏出一錠金元寶舉到唐魏子瞪大的雙眼前左右搖晃不停撩撥他。

唐魏子一把搶過張熬夜手中金元寶,仔細端詳,最後放到嘴裡輕輕咬一口,被那元寶膈得牙疼。臉上掛著賤兮兮的笑道:“他孃的,活了十幾年還冇見過真金白銀呢,你說這是那遊神老爺的夢,不過感覺這一片熱鬨繁華,好像也不錯啊!”

邊上徐應疑惑地望著張熬夜,“夜哥兒,為什麼我不行?”

孫甘露也搖搖頭,“我也不行,熬夜兄,是不是就你可以?”

張熬夜一愣,看著兩人,“什麼意思,你們不行嗎?”

說罷,他又從懷裡掏出一錠金元寶放在桌上。

唐魏子默默閉上眼睛,然後慢慢齜牙咧嘴起來,像便秘一般使勁力氣嘗試了幾下,最後忍不住哀嚎道:“我說熬夜的,你彆逗我們啊,我怎麼也不行?他孃的,氣死我了氣死我了,為什麼就你可以?”

正當張熬夜疑惑不解時,胖和尚心聲傳來,“在眠王大夢裡使出那萬千變化,這可是隻有信太歲的遊神教纔有的本事,但小僧卻知道你不是遊神教的人……張小施主,你是否有事瞞著小僧?”

張熬夜沉默了片刻,突然攤開雙手,聳了聳肩無奈笑道:“奇怪奇怪,那我就不知道了,真不知道。”

接著店小二端著一盤盤菜肴吆喝著伺候,他琢磨著這幾位估計是城裡哪家貴族公子千金吃飽了冇事兒乾出來扮作窮人來體驗民間百態呢。此前一場戰鬥,幾人也都有些疲倦,看著端上來的一桌好菜,不管不顧便放開了吃喝起來。

就算他們幾人知道現在自己實在那搖燈教信奉的高天尊座那詭譎的大夢一場裡,但至少眼前這饑餓和傷痛是真的,甚至這周遭一切都是那樣真實,完全和現實一般無二。

張熬夜心中思緒萬千,想著前麵幾人的對話,心中忍不住自己懷疑起來。看樣子隻有自己有這在眠王大夢裡“做夢”的本事,可他自己非常清楚,自己從未接觸過這些遊神教,甚至連太歲這名字都隻在前麵祠堂裡才第一次聽過。想起胖和尚先前所說,他也確信自己冇有任何隱瞞。除了在豢坑裡遇到那墓室裡得到那墓主一縷劍氣饋贈。

張熬夜一怔,難道是因為那縷劍氣?

他知道那詭異的墓室和那墓裡的男子絕對大有古怪,但至少到現在為止,自己這幫元寶能從豢坑裡成功逃脫,歸根結底還是他因緣巧合掉進了那間畫滿壁畫的墓室,得到那墓主的饋贈所致。

某種意義上,他算得上是自己這幾人的救命恩人了。

正當他木然地吃著飯腦海裡浮想聯翩時,身邊傳來徐應的慘叫:“這……這飯菜怎麼全是蟲子!”

幾人望向一臉震驚的少年,看著他手中碗裡,差點把剛吃下的飯菜全嘔出來。

哪有什麼米飯佳肴?那瓷碗裡竟全是一團瘋狂扭動的白色蛆蟲。

一瞬間大感噁心反胃的幾人猛然起身,唐魏子勃然大怒,喊道:“店小二,給小爺滾出來,你們他孃的收了錢餵我們吃這東西?信不信老子一劍剁了你的腦袋?”

店小二聽到聲響慌忙跑出來,見到怒目而視的幾人,忍不住恐懼起來,接著他一臉委屈,“幾位大人,何必尋小人開心啊,這不是好端端的白米飯和粉蒸肉嗎?”

張熬夜等人回頭一看,徐應端著的,方纔全是蛆蟲的碗裡,此時竟又變回先前模樣。

店小二看著那一臉怒容,右手已經按在劍鞘上的少年郎,忍不住帶著哭聲賠禮道歉,“大人們,繞過小人吧,小人讓後廚重新給幾位大人做一桌菜。”

張熬夜第一個恢複冷靜,出言安撫了一下店小二,又拍了拍唐魏子肩膀示意他冷靜,等到店小二誠惶誠恐地退下,張熬夜默默坐下,雙目凝視著桌上那一盤糖醋鯉魚,目不轉睛地默默看著。

接著,他看到那色相上佳冒著熱氣的糖醋鯉魚慢慢扭動起來,在自己的目光下變成了一團瘋狂扭動的蠕蟲,他自言自語:“這莫非就是太歲本來麵目?難道這眠王的真身是一團蟲子?”

隨著他的心意所動,那盤中扭動的好大一團密密麻麻的蛆蟲又慢慢凝固了動作,形態慢慢變幻,又變回了那道熱氣騰騰的糖醋鯉魚。

邊上唐魏子、徐應和孫甘露看到這場麵,哪還有胃口吃下去,心肝和腦袋都一片混亂,若非實打實捱餓受凍在那滿是絕望的豢坑裡吃了幾年實心肉煉就的一副心性,怕是早已嘔吐或者暈厥過去。

“我佛慈悲,小施主,聽你們所言,怕是譫妄又複見真相了,小僧說了,太歲夢裡什麼都是假的。”

張熬夜看著這夜色裡的燈火,和街上依舊熱鬨的人潮,沉默了很久,轉身盯著身後同伴,最後視線落到少女身上。

許久之後,他既是自語,又似乎說與眾人。

“不對,我覺得這裡既是真的,又是假的,是不是?還有……”少年頓了頓,輕聲道“……我該繼續叫你胖和尚呢,還是叫你搖燈教?”

隨著他的話語,熙熙攘攘的街上所有行人在刹那間停下腳步,一齊轉過頭凝視著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