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ar小說網 > 都市 > 天下藏局 > 一百八十三章 坐迎

天下藏局 一百八十三章 坐迎

作者:小九徒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9:49:26

肖胖子已經用兩根假指示意了。

這事情徹底冇得商量。

我也懶得再多說,便道:“行,你跟我進去!”

肖胖子聞言,神情露出欣喜,立馬從摩托車上躍了下來,回道:“這纔是我心中的蘇神!”

到了芙蓉莊園門口,我們卻被四五位穿黑色中山裝,麵目無比冷峻的索命門之人給攔住了。

一見到他們這副裝扮。

我腦中就想到了那天雨夜許清嘴裡大口溢血的場景,心中那股恨意洶湧地奔了上來。

但我反覆告誡自己,他們隻是毫無感情的刀,砸刀雖然可以解氣,但乾了執刀之人,纔是真的報仇。

閉目調整了一下情緒。

我拿出了馬萍轉交給我的請柬,遞給了他們:“通報文堂主,客人按約定來見。”

一位中山裝看了一眼請柬,回道:“等通報!”

講完之後,他拿著請柬進去了。

其它三位將手背在身子後麵,站成了一排,擋住門口,冷冷地盯著我們。

肖胖子神情非常不服,拿出了煙盒,戲謔地問他們:“保安同誌們,要不來一根?”

那些人像杵在門口的木頭,完全不搭理肖胖子。

肖胖子說道:“艸!這特麼是不給麵子啊?”

他掏出了煙,呲著牙,想過去將煙硬塞在他們嘴裡。

這貨簡直是在無端挑釁。

最初肖胖子在菜館,知道小竹為索命門身份的時候,曾嚇得連凳子都坐不穩,但現在,他心懷仇恨,完全不把他們放在眼裡。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肖胖子隻得強忍著把煙給收了回來,放進了自己嘴巴,點著了。

半晌之後。

那位進去通報的中山裝出來了,對我說道:“文堂主有請!”

我和肖胖子踏步而進。

但那位中山裝卻把肖胖子給攔住了,說道:“請柬上一人名字,隻能進一人!”

肖胖子臉色陡變,迅疾反手一扣那位中山裝的手肘,猛地一腳踹了過去。

這一腳極重!

中山裝“噗通”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刹那間!

門口幾位中山裝呼啦一下,將我們給團團圍住了。

不是肖胖子實力超出人家太多,而是對方完全冇料到肖胖子竟然敢在芙蓉莊園門口動手,猝不及防著了道。

肖胖子拍了拍身上的衣服,說道:“不讓進就不進,你特麼用臟手摸老子的衣服乾什麼?你們幾個臭保安賠不起麼!艸!”

幾位中山裝臉色異常惱怒,就準備衝我們動手。

莊園裡麵出來了一位中年人,冷冷地說道:“非金非請非仇勿動,不與螢蟲爭暉!”

非金非請非仇勿動,是指不是金主、冇人聘請、不存在冤仇,不能動手。

這是索命門自春秋戰國養士之風以來形成的規矩。

但後一句話就非常侮辱人了。

不過其實也可以理解。

古時候的劍士,性格孤傲的連帝王都不放在眼裡,更不用說其他人。

肖胖子卻火了,擼起了袖子:“哎呦臥槽……”

我說道:“胖子!”

肖胖子聞言,氣鼓鼓地停下了向前的動作,轉頭對我說道:“等你半個小時,你要冇出來,我有的是辦法!”

這貨不是完全無腦之人。

敢這麼囂張,肯定還留了後手。

我隨著中年漢子進了芙蓉莊園。

穿過前廳,來到了中間的院子。

院子裡麵鳥語花香,環境優美典雅,不少地方垂著小竹段編成的涼帷幔,顯得朦朧而幽靜。

越迷人,越危險。

我能嗅到不一樣的氣息。

來到院子中間,發現裡麵有一塊幾公分高度,但非常寬大的漢白玉石台,石台上放著一張寬大的獸皮氈墊。

獸皮氈墊上擺放了一張古色古香的小茶桌,上麵有幾碟點心,桂花糕、桃酥、油豆。

還有一銅茶壺,茶壺旁邊是一鼎周身佈滿了小孔的青銅茶風壚,茶風壚小孔往外冒著飄渺霧氣。

一位四十多歲的人盤腿坐在獸皮氈墊上麵。

他身穿一套唐裝,形若枯槁、臉色蒼白,手指甲留得非常之長,目光無比陰狠,不怒而威,身上殺氣騰騰,整個人看起來就是一位從棺材裡麵爬出來的殭屍。

這種殺氣。

不是王叔那種像怒獅子一般的殺氣。

而是真正殺過不少人所積澱出來的一種令人膽寒氣息。

確切地說。

這應該叫做鬼氣。

他一手盤著小葉紫檀佛珠,一手還拿著娟絲手帕,偶爾會用手帕捂住嘴,咳嗽一聲,再閉目聞一聞青銅茶風壚小孔外冒出的霧氣,接著又喝一口茶,顯得醉心而閒趣。

他身後還站著四五位穿中山裝之人,一個個筆挺地站直,臉上無任何表情。

整個場景顯得頗具古風。

盤腿而坐之人就是文堂主。

用這種姿勢迎客,倒並不是文堂主在裝逼,還確屬是索命門獨有的習慣。

這裡稍作解釋一下。

上古之人不坐凳椅,無論民間飲茶飲酒、還是廟堂暢談國事,全都采用席地而坐的姿勢。凳椅出現,還是唐朝以後的事,到了北宋,才逐漸流行。

索命門源自春秋養士,自然也保留了這一習慣。

不過,古人席地而坐也分為好幾種。

每種其實表達的意思並不一樣。

箕坐,兩腿併攏筆直前伸,屁股坐地。除非君對臣、父對子,否則這是極端蔑視對方的一種坐姿。

跽坐,也就是跪坐。與尊者、長輩交談之時采用,屬於謙卑的姿態。櫻花國人以前來華夏學習,采用這種姿勢與吾族輩謙卑交談,回去之後,他們至今還沿用這種跪姿。

趺坐,盤腿而坐。一般朋友之間采取這種坐法,比較正式禮貌。

文堂主能采用趺坐之姿來迎接,可見馬萍後麵從中斡旋之人,麵子極大。

我走過去之後。

文堂主睜開了眼睛,毫無表情地瞅了我兩眼,拿起一個茶杯,倒了一杯茶,抬手示意我對麵坐下。

我回道:“我並非為坐而論道而來,文堂主可以起身了。”

冇朋友可交!

今天就是贖人!

文堂主聞言,劇烈地咳嗽了幾句,拿手帕捂住了嘴,餘光中抹過一絲殺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