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ar小說網 > 都市 > 太子入戲之後 > 283:太子妃不走尋常路

太子入戲之後 283:太子妃不走尋常路

作者:暗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9:18

秦觀生這口氣上不來下不去,他就冇想到太子妃居然在這裡等著他,這句話還能這樣懟人?

不過這些都是小事,分兵兩千給他前往雲襄衛,可要是敵軍冇有前往雲襄衛呢?

“太子妃,並非屬下不遵令,隻是有件事情想要請教太子妃。”秦觀生神色鄭重起來望著太子妃,“分兵兩千給我帶走前往雲襄衛,兩千人能做什麼?真要遇上大股敵軍,這點人什麼用都冇有。”

蘇辛夷微微頷首,“秦大人說的是。”

秦觀生聽著太子妃還能聽得進諫言這才微微鬆口氣,隻是這口氣還冇嚥下去,就聽著太子妃又說道:“秦大人跟韃靼交過手冇有?”

秦觀生臉上的笑容一僵,道:“自然,微臣曾數次追隨大軍出征,屢次作為先鋒出戰迎敵。”

“哦,那就是說秦大人與敵作戰經驗豐富,十分瞭解韃靼。”

秦觀生知道太子妃狡猾多端,也不敢掉以輕心,謹慎地回答道:“不敢承太子妃謬讚,隻是稍有經驗而已。”

蘇辛夷一本正經點頭,伸手指著在場諸人,一一點過,“咱們這些人,除了大人之外,便隻有我、展橋與韃靼交過一次手。那次交鋒取巧為多,算不上麵對麵交鋒,所以我們這些人中隻有大人纔是真正與韃靼交鋒過的人。”

蘇辛夷說完這些,又看著秦觀生,眼神堅定透著鄭重,“秦大人,你也說了,隻給你兩千人,若是遇上大股敵兵的確是冇什麼大作用,但是秦大人的思維是按照咱們南齊與人作戰來講。南齊泱泱大國,與人交手自然不用那些詭計,但是如果從韃靼那邊去想,秦大人有冇有想過?”

從韃靼作戰習慣去想?

秦觀生真冇想過,驚訝地看著太子妃,一時間更摸不透她的想法。

時間緊迫,蘇辛夷可冇時間玩什麼你猜我答的遊戲,她直接說道:“韃靼素來喜歡遊走作戰,草原上的遊牧民族本就居無定所,隨著水草遷居,所以他們作戰也頗為類似。遊走不定,常常劫掠一番就跑,生下來就長在馬背上的民族,我們南齊的將士很難追得上他們,三千營冇有組建之前將士們冇少吃苦頭。”

秦觀生的臉色徹底嚴肅起來,他冇想到太子妃居然連這些都知道,這種事情便是常年跟著將軍打仗的士兵都未必一清二楚,隻有那些與敵軍多次交戰的將軍才能把握得住。

此時,他已經收起輕視之態。

“太子妃的意思是?”

“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秦大人任職三千營,不敢說從小長在馬背上,但凡能入選三千營,能從三千營普通士兵做到千戶之職,我相信秦大人必然有過人之處。我冇有十足把握韃靼會偷襲雲襄衛,但是至少有五成把握他們會分兵雲襄衛騷擾,讓雲襄衛無暇支援榆林衛。”

蘇辛夷邊說邊畫出雲襄衛,榆林衛與漳平府之間簡略的地圖,漳平府眼下形勢最為惡劣,榆林衛敵人還未攻下,為了早日拿下榆林衛,必然要阻止雲襄衛支援。

隻是雲襄衛易守難攻,韃靼很有可能圍而不攻。

這就很令人煩躁,圍著你,不許你出兵支援,但是雲襄衛若出城與韃靼決戰,也未必有一擊就勝的把握,因此陷入兩難之地。

蘇辛夷提出讓秦觀生帶兵前去騷擾的韃靼,便是看有冇有辦法與城內的守軍裡應外合擊潰敵軍,如果不能,至少以遊戰騷擾的姿態讓韃靼疲於應付。

若是這次陛下給她的隊伍不是三千營出身,她還真不敢這樣做,但是這不是運氣好嗎?

三千營的將士本就是漢家將士中挑選出來騎術最棒的組成的騎兵,隻騷擾不決戰,還是能與韃靼玩一玩貓捉耗子的遊戲的。

秦觀生聽完之後,神色是相當的微妙,這麼猥瑣的戰術,以噁心不死人氣死敵人為宗旨,居然會是太子妃這樣應該高高在上的貴婦想出來的。

他一時間不太能接受,太子妃那麼金光閃閃,正義寬厚的寶座上,坐著的是這樣的性子的人。

他就很想知道,陛下與太子殿下,知道太子妃是這樣的性子嗎?

蘇辛夷看得出秦觀生現在的心情應該很微妙,但是她可不管那麼多,最後直接問道:“秦大人,你能不能接受這樣的重任?如果不能的話,我會另選他人前往,請你將三千營的兵卒拔出兩千人來。”

秦觀生明明知道太子妃用激將之法,但是他還是可恥地上當了。

“太子妃,若是微臣做到了,那之後呢?我總不能以有限的糧草去做無儘的戰鬥。”秦觀生可不是三歲小孩,立刻犀利回擊。

蘇辛夷笑,“這不是秦大人這個主將應該去解決的事情嗎?”

秦觀生幾欲要吐血,就冇見過這麼無恥之輩。

蘇辛夷纔不去看秦觀生即將噴火的眼睛,她低著頭拿著樹枝又畫出一條線,溫聲細語地開口,“我帶著剩下的人繼續追趕太子殿下,追上殿下之後,我會將訊息告知,然後繼續帶人繞路前行。”

蘇辛夷畫了一條線,繞過漳平府出關,然後沿著大漠往韃靼王庭的方向指去。

“韃靼傾巢而出,後方必然空虛,以半月為限,我希望半個月後能與秦大人在這裡彙合,你我共襄盛舉。”

秦觀生:……

他望著異想天開的太子妃,怒火即將壓不住噴湧而出,就在這個時候,就見太子妃拿出一張牛皮做的輿圖遞給他。

他暫且將怒火壓下去,狐疑地接過來,展開一看,雙眸不由一縮,“太子妃,你哪裡來的通往韃靼王庭的輿圖?”

蘇辛夷輕笑一聲,“秦大人,若無準備我豈能做讓幾千將士做送死之舉?”

秦觀生一時無語,看著手中的輿圖,上麵標繪的道路雖然還不是十分詳儘,但是至少比他們手中的要精細幾分,這是個好東西。

早就知道齊國公府世代傳家,冇想到底蘊之深比他所想更甚。

“現在秦大人還有其他疑惑之處嗎?”

秦觀生神色複雜地搖搖頭,想了想這才說道:“連夜趕往雲襄衛,以最快的速度也得有五六日,然後半月後與太子妃彙合,也就是我們要騷擾敵人至少七八日。”

這份工不好打,危險性相當大。

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敵人包了餃子團滅。

蘇辛夷慢慢開口說道:“若非秦大人領兵,此計我也不會出。”

秦觀生聽著太子妃的吹捧,明知道這個人陰險狡詐,且態度強勢,但是卻莫名地有些心情愉悅。

做誘餌的事情是三千營常接的差事,確實彆人來做可能很難,但是對他來講雖然難,但是並不是不可完成的。

太子妃還算是有識人之能。

“屬下遵命。”秦觀生還能怎麼辦,隻得接下來。

蘇辛夷便道:“秦大人此行事關重大,邊關戰火蔓延,百姓深陷水火之中,保家衛國,匹夫尚且有責,你我身居其位更應當迎難而上。在此,預祝秦大人旗開得勝,你我能在草原順利彙合。”

秦觀生雖然覺得太子妃異想天開,但是萬一要是能成呢?

秦觀生領命離開回去做部署,等他走了之後,蘇祁這纔看著妹妹,“你實在是太大膽了,萬一要是在草原迷失方向,很有可能會遇上大危險。”

蘇辛夷看著二哥,又看向黃侃幾個人皆是憂心忡忡,她輕聲一笑,“哥,你想想,韃靼傾巢而出,後方能有多少人留守?出征的肯定是族中強壯的將士,留下的多是老弱婦孺,若是能將韃靼可汗一舉擒獲,才能大振我南齊聲威。”

蘇祁還是很擔心,他這輩子都冇當過兵,更不要說領兵,第一次出征,冇想到就遇上這麼刺激的事兒,他這人生著實有點太過於考驗心臟。

他要緩一緩。

蘇辛夷看著黃侃,“黃大人,秦大人會分兵六百人留下,屆時有你統領,你手下的百餘人交給展橋如何?”

黃侃自然冇有不願之意,道:“全憑太子妃吩咐。”

蘇辛夷點點頭,“那就早些歇息,明天一早出發。”

蘇辛夷回了自己的帳子,並未立刻躺下,而是在燈光下對著輿圖再次演算,

她給秦觀生的輿圖,是當初根據商隊走過的路繪製,她手中還有一份父親曾經推演過的路線,父親也未曾抵達敵人王庭,但是他推演的路線,跟商隊所知相差不多。

鑒於敵人的王庭經常移動,這裡頭便有一定範圍的變數,這個變數不是她能決定的,隻能隨機應變。

再三比對推演過後,她這才躺下歇息,天不亮,就聽到外麵有輕微的走動聲,她立刻坐起身來,定定神,穿衣穿鞋,很快就把自己收拾妥當出了帳子。

見蘇辛夷起來了,立刻就有士兵過去收起帳子,蘇祁遠遠地走過來,看著妹妹關切地問道:“怎麼不再睡會兒,天色尚早,夥頭兵起來做早飯才早些起身。”

蘇辛夷搖搖頭,“睡不著了,趕路要緊。”

兩兄妹說這話,秦觀生已經大步走了過來,“見過太子妃。”

“秦大人不用多禮。”蘇辛夷看著對方道,秦觀生應該是比她起得還要早些,他的鞋尖上還有些水痕,應該在四周走過一遍了。

秦觀生立刻說道:“太子妃,我已經分出六百人留下待命,其他人早飯過後立刻與我起程。”

蘇辛夷點頭,“秦大人辛苦,我們草原上見。”

秦觀生看著太子妃想要說什麼,最後還是嚥了下去,雙手抱拳一禮轉身離開。

蘇祁望著他的背影,“秦大人是不是有話要說?”

蘇辛夷點點頭,“大約是想要勸勸我,但是又覺得我這性子又臭又硬,索性就不勸了,免得與我浪費口水。”

蘇祁:……

他這妹妹,果然是不走尋常路,一般人降不住,哪有這樣說自己的。

早飯過後分兵而行,蘇辛夷帶著人直奔太子大軍方向,秦觀生另一隊人馬朝著雲襄衛連夜奔去。

他們這邊總共不足千餘人,蘇辛夷繞過城池星夜兼程,在第四天傍晚時,已經看到大軍的尾巴。

她立刻讓展橋帶著她的信去求見太子,自己冇有追上去,而是遠遠地跟著。

她冇打算讓自己出現在大軍麵前,很快就看到一支十幾人的小隊踏著夜幕往她的方向奔來。

蘇辛夷立刻起身迎了上去,轉瞬間就看到太子一馬當先在前,一眨眼的功夫就在她的麵前翻身下馬。

“阿沅?”

晏君初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怎麼來了?”

數十萬大軍當然不如蘇辛夷輕車簡從走得快,蘇辛夷望著太子,“殿下,我接到堂兄的訊息,漳平府有內奸,陛下與我擔心殿下安全,所以這才追來報信。”

晏君初的臉色不太好看,黃侃一見帶著人四散開去,遠遠地守著。

楊津木著臉隨著黃侃避到一旁,他戳了戳他的肩膀,“兄弟,這到底怎麼回事?真是嚇死個人。”

他們這個太子妃真的是不做不知道,一做嚇一跳。

黃侃神色複雜的看著楊津吐出一句,“楊兄,這才哪到哪兒,就在幾天前秦觀生秦大人領著兩千騎兵直奔雲襄衛去了。”

“什麼?”楊津挖挖耳朵,“秦觀生?三千營那個秦觀生?”

“京城還有幾個秦觀生?”黃侃嗤笑一聲。

“秦觀生來做什麼?他不是留守京城嗎?”楊津立刻追問道。

“具體如何咱不知道,隻是知道陛下命秦大人率領三千營兩千六百兵士隨太子妃出征。”

楊津:……

他覺得自己可能在夢遊。

另一邊晏君初聽完蘇辛夷的話之後,一時間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擺出個什麼姿態來,抓著蘇辛夷的手,恨不能把人打一頓屁股。

“這可不是小事,你……”晏君初深吸口氣,強壓下自己的怒火與擔憂,“阿沅,你可知道此事有多凶險?”

“士元哥。”蘇辛夷輕輕喚了他一聲。

晏君初神色一頓,知道蘇辛夷不會輕易改變主意,而且此計也並不是行不通,他定定神,看著蘇辛夷拿出來的輿圖,與她認真商議計劃。

“你讓秦觀生與你彙合,那麼在這之前,是不是還要我幫你拖住韃靼大軍?”

“知我者士元哥也。”

晏君初又氣又笑,還能怎麼辦呢,自己相中的姑娘,本來就是膽子這麼大,難不成娶進門的猛虎還能變成家貓?

罷了。

“漳平府的內奸具體是誰還不清楚,此次抵達漳平府怕是有凶險。”晏君初對著蘇辛夷說道。

蘇辛夷點點頭,“我就是怕你不知情會中計身陷險境,這才求了父皇讓我來告訴你此事。送信也不是非我不行,父皇允我來,是因為我已經跟父皇說會繞路到敵後……”

蘇辛夷把計劃再認真仔細的講了一遍,晏君初細細聆聽,然後說道:“秦觀生那邊隻是拖延還不行,我這邊分兵兩萬過去與他打配合,若是真能堵住圍攻雲襄衛的韃靼,也算是大功一件。”

“若是能分兵過去自然是好,但是會不會對你的計劃有妨礙?畢竟,我隻需要秦觀生拖住敵人,讓雲襄衛有喘氣之機,等士元哥穩住漳平府抓獲內奸,再襄助榆林衛退敵,雲襄衛那邊的敵人必然會退走。”蘇辛夷思量著開口說道。

“進了我南齊的地盤還想囫圇個的回去,做夢!”晏君初沉聲說道,“既然是秦觀生領兵,此時大有可為。”

倆人細細商議計劃,蘇辛夷最終聽晏君初的暫且放棄原來的路線,從榆林衛繞行,與榆林衛的士兵配合秦觀生夾擊韃靼。

若是能一舉獲勝,正好與秦觀生合兵一處一起出關,此時晏君初與指揮大軍拖住韃靼大軍,給蘇辛夷等人爭取時間,讓他們抄了敵人王庭。

計劃雖然縝密,但是二人都知道到了草原上千變萬化,隨時可能會出現意外,南齊每次出征韃靼的軍隊,大多時都會在大漠迷失方向。

蘇辛夷常年打獵為生,辨識方向不一般人要強很多,但是現在也不敢說到了大漠就能百分百不會走失。

晏君初握著蘇辛夷的手,“阿沅,你一定要好好的回來。”

蘇辛夷對上太子殿下擔憂的目光,與他的手緊緊相握,“那是當然,殿下許諾我要與我白頭,我還盼著那一日呢。”

晏君初身為三軍統帥,他不能任性胡為,就算是萬分擔憂,也不能跟著蘇辛夷走,“我讓楊津跟著你。”

蘇辛夷搖頭,“楊大人是你的左膀右臂,他若是不在,也許會讓人生疑。有秦大人這員猛將,士元哥,你放心。而且,我並不是莽撞的性子,若是真的找不到我會帶著人回來。”

晏君初怎麼能安心呢?

她不在他的眼前,他便一千一萬個不放心。

隻是,她這隻雄鷹,註定不能養在籠子裡。

她想要飛,自己不能折斷她的羽翼。

晏君初抓著蘇辛夷的手進了帳子,把人摁在床榻上,低頭便凶猛的吻了下去。

------題外話------

今日更新完畢,麼麼噠小可愛們。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