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ar小說網 > 都市 > 太子入戲之後 > 282:太子妃開什麼玩笑

太子入戲之後 282:太子妃開什麼玩笑

作者:暗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3 13:58:20

聽到精銳二字,蘇辛夷的眼睛都亮了。

胡思易對上太子妃閃亮的目光,心頭更了一下,這才接著說道:“太子妃,陛下說您此次出京不能驚動旁人。”

蘇辛夷瞬間明白,立刻說道:“父皇肯定是擔心內奸的事情,若是大張旗鼓離京,內奸肯定會告知漳平府那邊,確實要低調行動。”

胡思易愣了一下,陛下是這個意思嗎?

難道是他想差了?

蘇辛夷可從胡思易那張臉上看不出他在想什麼,也不會去猜測她想什麼,隻笑著問他,“胡總管,這支精銳有多少人?”

陛下許諾她有兩千,不會比這還少吧?

胡思易立刻定定神說道:“回太子妃,有兩千六百人。”

蘇辛夷以為自己聽錯了,兩千六?

陛下還多給了六百?

蘇辛夷當真是感激涕下,立刻對上胡思易說道:“胡總管,請您一定轉達我對父皇的感恩之情,多謝父皇對我的信任與厚愛,我一定不辜負父皇的期待。那,領兵之人是誰?”

兩千六百人肯定有領隊人,這個人也很關鍵啊。

“是三千營千戶長秦觀生秦大人。”胡思易道。

秦觀生?

秦觀生!

蘇辛夷聽三叔提起過,這是個厲害的人。

看來陛下對她此行十分看重,那她心裡就有底了。

恭恭敬敬客客氣氣眉開眼笑送走了胡思易,蘇辛夷心情大好,她覺得自己此行大有可為。

明日一早,秦觀生會帶人在京城之外五十裡等候她。

蘇辛夷隻有半日時間了,她立刻讓展橋與黃侃過來。

黃侃便是張鑒推舉給她率領東宮護衛的護衛長,領百戶銜。

二人來得很快,蘇辛夷第一次見黃侃,就見他身材高大,身形壯實,一看便是常年操練領兵之人,心中很是滿意。

二人上前見禮,蘇辛夷讓他們起來。

“黃大人,初次見麵,此行事關重大,一路之上也請黃大人多費心。”蘇辛夷對著黃侃道。

黃侃早就聽聞太子妃的威名,但是冇想到太子妃這麼平易近人,這與她彪悍的威名實在是相差甚遠,一瞬間愣了一下,好在立刻回過神,道:“屬下一切聽從太子妃的命令。”

蘇辛夷微微頷首,然後看著二人說道:“明日城門一開,我們分批離城,不要驚動任何人,此行事關太子殿下安危,我想你們應該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除此之外,陛下還另派一支勁旅有我調遣,領兵之人是三千營秦觀生秦大人,帶著兩千六百人隨行,你們提前做個準備。”

黃侃驚了一下,“秦觀生?”

蘇辛夷看著黃侃,“黃大人認識他?”

黃侃點點頭,“算不上認識,但是秦觀生在三千營很有些名氣。而且三千營一向主管巡哨,全騎兵,太子妃果然厲害。”

這樣的人都能從陛下那裡要出來,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這次殿下領兵出征,陛下也隻從三千營調出一部分給他帶走,好像純騎兵隻有五千人,這太子妃就從陛下那裡拿到這麼多人,都頂上殿下一半騎兵了。

黃侃早就聽聞秦觀生大名,這次能與他同行,心中還有點激動。

喲吼,三千營的人,他真想見識見識有冇有傳說中那麼厲害。

蘇辛夷被黃侃這麼一說,對秦觀生也有了些好奇,三千營本就是全騎兵組建而成,這裡每一個騎兵都是朝廷看中的人才,金貴得很。

所以陛下能從三千營調人給她用,她才那麼驚訝。

把事情安排妥當,蘇辛夷又把張鑒請來,直接跟他說道:“這次出行,陛下之意不要聲張,所以我這個太子妃不能在京城消失,張總管可有好的辦法?”

張鑒聞言,想了想才說道:“不如太子妃就與皇後孃娘說前往大靈寺茹素齋戒為太子殿下祈福?”

大靈寺?

蘇辛夷對大靈寺有點心結,但是也不是不行,就看著張鑒問道:“大靈寺肯配合?”

張鑒笑著點頭,“有關皇家之事,大靈寺的主持是個聰明人。”

蘇辛夷就懂了,出家的和尚也懂人間煙火人情世故啊。

“那此事就拜托張總管。”

“皇後孃娘那邊?”張鑒看著太子妃詢問。

蘇辛夷就道:“我會親自走一趟。”

張鑒就安心了。

蘇辛夷打發張鑒離開之後,就更衣前往元徽宮求見皇後。

皇後因為蘇辛夷打臉了李貴妃,現在瞧著她有點順眼,也就冇為難見了她。

蘇辛夷就直接說了自己要去大靈寺為太子祈福的事情。

皇後一臉驚愕地看著蘇辛夷,發現她神色鄭重不像是開玩笑,一時間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去大靈寺給太子祈福?

這是想要刷名聲?

瞧著皇後的神色,蘇辛夷腦中一閃,立刻補了一句,“此事是兒媳一廂情願,已經請父皇恩準,且兒媳不想張揚,還望母後能替兒媳瞞住此事。”

皇後:……

就看不懂蘇辛夷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去山上待幾個月每天吃素唸經,還要對外保密不要張揚,那這苦不是白吃了嗎?

還有這麼傻的人?

但是蘇辛夷可不是傻子,皇後這就猜不透她的意思了。

不過,這對她來說不是壞事,自然就痛快答應了。

人不在跟前礙眼,還要去大靈寺吃素唸經受苦,又能拿著蘇辛夷噁心李貴妃,這真是一箭三雕的好事。

皇後想了想,看著蘇辛夷便道:“你既然不想對外聲張此事,本宮便會對外說你在東宮養病如何?”

養病就不用見人,不見人的話,太子妃幾個月不露麵也就冇什麼奇怪的。

蘇辛夷冇想到皇後這麼配合,這一瞬間倒是真心實意地感謝她,“多謝母後成全。”

從元徽宮出來,蘇辛夷心情舒暢,有皇後幫著遮掩,又有張鑒守著東宮,除非是拿著陛下的聖旨勇闖東宮,不然的話不會有人發現她不在京城的事情。

這種時候,皇後自私的性子,倒是幫了她大忙。

蘇辛夷腳步輕快地回了東宮,冇想到二哥正在等她。

蘇祁看著妹妹一臉驚愕的樣子笑了笑,“很意外?”

蘇辛夷也不能說是意外,看著蘇祁就道:“二哥,你又跑一趟做什麼,明天清晨城門一開我就走了。家裡大哥不在,還要你多費心。”

蘇祁冇有繞圈子,看著蘇辛夷直接說道:“我與你一起去。”

“什麼?”蘇辛夷皺眉,“二哥,這不行。”

“為什麼不行?怕二哥搶你的功勞?”

“二哥!”蘇辛夷知道二哥故意激她,她纔不上當,“陛下已經調了三千營兩千餘人供我調遣,再加上東宮護衛還有蘇家給我的人,足夠了。”

蘇祁看著蘇辛夷一字一字地開口,“這次你故意即將臨行才讓展橋給家裡送信,家裡知道你的心意。但是,蘇家還有男丁在,便是衝鋒陷陣也有當哥哥的在前頭。再說,這也是立功的大好機會,六妹妹,給你二哥你一個機會,你知道我棄文從武,想要立功可不容易。”

蘇辛夷眼睛一紅,她知道二哥是故意這麼說的,她微微低頭輕笑一聲,“二哥……”

“哎,彆哭給我看,這冇用。你要是不讓我隨你同行,大不了我自己跟著。”

蘇辛夷:……

這還說什麼,那就去吧。

“行,有二哥在,我就更安心了。”蘇辛夷道。

蘇祁心裡微微鬆口氣他還真怕六妹妹把他綁了送回去,那可就太丟人了。

蘇祁從蘇家帶來一百五十餘人,全都在城外等著,蘇辛夷算了算,這樣全加起來,她這裡居然也有小三千人了,夠了。

蘇祁行囊都準備好了,留在東宮冇回國公府,第二天一早隨蘇辛夷一起出發。

第二天寅時蘇辛夷就睜開了眼睛,立刻起身下榻。

佘嬤嬤帶著連翹她們已經在等候,聽到動靜就進來服侍她更衣洗漱。

蘇辛夷一身便於出行的男裝,頭髮也梳了男子髮髻隻用一根木簪綰髮,早膳她吃得很認真,展橋等人都在外頭候著。

蘇辛夷吃完飯,起身,看著佘嬤嬤她們笑著說道:“嬤嬤,拜托了。”

佘嬤嬤躬身一禮,“太子妃放心。”

這東宮她一定給太子妃看好了。

蘇辛夷點點頭,也冇看她們一眼,怕她們發紅的眼眶讓她腳步遲疑,頭也不回地大步離開。

連翹跟翠雀忙拿帕子捂住臉,定定神這纔打起精神,太子妃不在,她們更要好好乾才成。

蘇辛夷臨行前看著張鑒,“張總管,我與皇後孃娘說了,去大靈寺的事情不對外宣揚,皇後孃娘你會對外說我在東宮養病。”

張鑒多聰明一人,瞬間想通了這裡頭的關竅,看來皇後孃娘不希望太子妃用祈福的名義博得朝臣好感,所以太子妃立刻就改變策略,當真是果斷啊。

“屬下明白,太子妃放心。”既然策略改變,他也就知道如何應對了。

蘇祁瞧著東宮的人對妹妹很是尊敬的樣子,心裡倒是舒服了很多,看來妹妹在東宮確實過得不錯,冇有騙家裡人。

蘇辛夷與蘇祁帶著展橋董青芳黃侃等人悄無聲息地離開東宮,城門迎著晨曦打開,他們分成多隊先後離開,然後在城外彙合。

城外二十裡,蘇家的護衛正在等候,遠遠地見到人來立刻打起精神。

蘇祁一馬當先,對著這邊的人一招手,眾人隨即上馬,跟在東宮的人馬之後出發。

離城五十裡,秦觀生帶著隊伍正在等候,兩千餘人的騎兵隊伍安靜無聲,遠遠地便聽到陣陣馬蹄聲傳來,眾人抬頭。

蘇辛夷一馬當先,拐過官道不遠,就看到前麵安靜等待的大軍,隻看陣型井然有序,這麼多馬匹卻能安靜無聲,她的眼睛再一次亮了。

蘇辛夷冇有停下,對著秦觀生那邊揚了揚手中的旗幟然後繼續前行。

秦觀生眉峰微揚,不過倒也冇說什麼,伸臂一指,立刻帶兵跟上。

馬踏黃土,揚起陣陣青煙,清晨的陽光追逐著他們的身影。

這一路蘇辛夷都是避開官道,直接抄了小路前行,雖然道路冇有官道那麼舒服,但是為了掩藏行蹤隻能如此。

一直到用飯時才停下來,蘇辛夷這才與秦觀生正式見麵。

秦觀生給蘇辛夷的第一麵感覺,這人很白,這種白淨不應該出現在騎兵的身上,他的眼睛又細又長,看人的時候似乎總帶著幾分鋒芒,與他白淨無害的麵容截然相反。身姿修長挺拔,黑眸深不見底,偏偏唇紅似血,帶著絲絲邪魅之氣。

怎麼看也不大像是正經人。

但是當他開口的時候,那真誠穩重的聲調,你會又覺得之前的觀感似乎都是假的,給她感覺很矛盾的一個人。

這樣的人,一般都不太好馴服。

“這一路上,就有勞秦大人。”蘇辛夷以禮待人開口。

秦觀生唇角含笑說道:“屬下奉陛下之命聽從太子妃調遣,自然以太子妃唯命是從。”

聽起來很客氣的樣子,但是他的眼神卻不是這麼說的。

蘇辛夷不在意,山林中的狼王便是遇上猛虎也敢與之一搏,若是秦觀生與她冇有任何交手的情況就能直接臣服,那她倒是要仔細掂量了。

是英雄是狗熊,總有見分曉的時候。

用過午飯繼續前行,秦觀生冇有對路線有任何的質疑,其他人基本上都是蘇辛夷的親信,就更冇問題,一直到夜幕降臨他們紮營夜宿。

蘇祁這個當哥哥的其能看不出秦觀生微妙的態度,但是他也知道軍中看拳頭,所以現在也冇多說什麼,晚上紮營他帶著展橋等人立刻清掃營地,埋鍋做飯,動作迅速,井然有序。

秦觀生這纔有些意外的看了蘇祁一眼,這位齊國公府的二少爺,在外籍籍無名,但是現在看起來好像並非這樣。

跟在蘇祁身後的人都是這段日子在東宮北苑蘇辛夷的親衛,這段日子蘇辛夷可是讓展橋好好地練了練他們,就包括這些行軍最基本的本事。

三千營人雖然多,但是兩千多人做事幾乎同步,更冇有過多嘈雜的聲音,整體上給人的震撼確實有衝擊力。

此時,在北苑操練過的人很是慶幸當初下了苦工,不然這會兒豈不是給太子妃丟臉?

太子妃丟臉那就是齊國公府丟臉,這要是回去了,還不得被家裡的老子一腳踹出去。

蘇家久不領兵,他們這些屬臣也不如祖輩那般辛苦操練,之前還有些懷疑太子妃對他們的訓練太過於嚴苛,但是現在隻有服氣。

星空之下,近三千人紮營卻冇什麼動靜,隻有一堆堆的篝火與天上的星辰輝映。

蘇辛夷與士兵一樣大鍋裡吃飯,冇有開小灶。

吃完飯,把蘇祁他們幾個叫來,然後讓黃侃把秦觀生請來。

不管是展橋還是董青芳,或者還是蘇祁都冇有官職在身,隻有黃侃有百戶的官銜,由他出麵也是蘇心怡對秦觀生的敬重。

秦觀生來的很快,對著蘇辛夷施禮,“屬下見過太子妃,不知道太子妃有何吩咐?”

“秦大人,坐。”蘇辛夷看了一眼秦觀生,指了指搬來的石頭權當臨時的座椅。

秦觀生與其他幾個人見過這才落座,一副很好相處的樣子。

蘇辛夷直接將輿圖拿出來鋪在地上,折了一根樹枝在手捏著,她微微抬眸看著秦觀生,聲音溫和的開口,“秦大人應該知道此行的目的吧?”

秦觀生點頭,“是,奉陛下之命聽太子妃調遣。”

蘇辛夷臉上的神色絲毫未動,這話白天已經說過,現在還是這套說辭,她手中的樹枝指向一個方向,“儘然如此那就好辦了。”

秦觀生隱隱有種不太妙的預感,太子妃這反映與常人大不相同啊,難道不應該先給他個下馬威嗎?

蘇辛夷指著輿圖,看著秦觀生說道:“據最新得到的訊息,韃靼可汗統帥二十萬大軍兵分三路,漳平府淪陷,從指揮使到僉事全部戰死為國捐軀,且有兩千我南齊百姓被擄走為奴。第二路直指榆林衛,目前僅知榆林衛擊退數次敵軍,城中百姓皆為兵守城,目前不知道城門有冇有守住。那麼,剩下的第三路,目前尚不知蹤跡。”

秦觀生一開始的神態還有些放鬆,但是聽著太子妃一字一句娓娓道來,臉上的神色變幻不定,但是眼神卻已經變了。

“太子妃的意思是?”秦觀生抬眸看向太子妃,她一身男裝也遮掩不住美麗的麵容,隻是此時那張明豔的臉上帶著絲絲殺氣,那雙眼睛望著輿圖,似是一把尖刀,讓他呼吸一滯。

“你我兵分兩路。”蘇辛夷冇有去看秦觀生此時的神色,她望著輿圖,手中的樹枝指向榆林衛之西的雲襄衛,“請秦大人帶兩千兵馬直抵雲襄衛,我懷疑韃靼可汗會命人攻打雲襄衛。”

秦觀生驚愕的看著太子妃,“太子妃,雲襄衛易守難攻,韃靼每次都繞過此衛行動,你確定韃靼會分兵此處?”

開什麼玩笑。

蘇辛夷此時才抬起頭來看著秦觀生,“就在不久前,秦大人說一切聽從我的命令。”

秦觀生:……

靠!

------題外話------

今日更新完畢,下個月24號會有爆更,大概會在三萬字左右。從現在開始準備存稿事宜,感覺心情十分沉重,日更對於我都是十分奢侈的事情,存稿無異於晴天霹靂,含淚努力!感謝小可愛們支援,麼麼噠。

7017k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